立法支持海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发展

■7月25日,傅伟刚、外交部、公安部和民政部在上海联合举办了海外非政府组织论坛。

在座谈会上,公安部部长郭胜坤表示:“中国政府高度赞赏海外非政府组织的积极作用,欢迎和支持海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开展友好交流与合作,并将进一步完善海外非政府组织的服务管理。

一些海外非政府组织驻中国代表和美、德、英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出席了研讨会。

一些媒体评论说,在海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第二次审查草案完成并征求公众意见后,政府与海外非政府组织人员举行了一次高级别讨论,以强调国家一级对这一问题的重视,并向外界发出更加积极、开放和包容的信号。

但草案公布后,一些国际舆论认为,该立法将严格限制外国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

一些媒体甚至评论说,“法案对海外非政府组织的定义非常宽泛,可以适用于计划在中国大学、外贸组织或在中国演出的海外舞蹈公司演讲的美国教授。

“事实上,海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发展应该遵循中国的法律,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为什么会有人质疑呢?仅从法律角度来看,草案中语言的模糊性也许是原因之一。

例如,第6条规定“活动”应“境外非政府组织应通过依法注册的代表处在中国开展活动;未经注册的代表处需要开展活动的,应当事先取得临时许可。

未注册代表处、未取得临时活动许可的境外非政府组织不得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也不得委托或者资助中国境内的个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

什么是“活动”?这是一个非常宽泛和难以定义的概念。海外机构组织的学术演讲是一种活动,内部机构接收的海外教授的演讲也是一种活动。这两者之间的界限是什么?目前的草案没有区别。

一般来说,从立法内容来看,如果立法技术存在缺陷,可能会引起争议甚至误读。

草案延续了中国社会组织注册时的“双重管理”规定,即主管业务部门和注册部门分开。从国内社会组织的注册经验来看,许多有能力的业务单位会因各种原因拒绝成为有能力的业务单位。因此,将存在一个老问题,即找不到主管业务单位,因此无法注册。

的确,许多组织建议,在主管业务单位的清单中,除了指定每个领域的主管业务单位之外,还应该有一个有保证的主管单位,当找不到具体的相应主管单位时,可以求助于该单位。

从国内社会组织的管理经验来看,民政部门是一个合适的机构。

有两个问题,我认为我们可以继续探索实际的想法和做法。

虽然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国内的社会组织也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与国外发达国家的非政府组织相比,在资本规模和专业水平上都存在很大差距。

许多从事可持续发展、参与性减贫和两性平等的国内非政府组织主要由海外非政府组织资助,这些组织在该国没有注册。

因此,会有一个问题:接受捐赠是否只被视为“海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开展活动”?如果没有这些组织的捐助,在现有中西部地区缺乏资金的现实约束下,真正的损害将是中国的利益。许多急需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失去了发展的机会,这些组织所服务的人民的利益也将受到损害。

其次,随着国际交往的多样化,很难严格区分国内和海外活动。根据目前的立法,许多活动将处于灰色地带。

如果你有在上海网上购物的经验,你会知道你不需要直接去海外购买海外商品,海外机构也不需要在中国注册。用户只需登录中国网站就可以选择商品。

事实上,这种情况并不仅限于海涛,许多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也是如此。

国内机构接受海外机构的金融支持,不需要海外机构在中国设立代表处。绝大多数活动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交流,而海外机构只需在活动被检查和接受时进入该国。

应该禁止这种活动吗?根据第二十六条的规定,“除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境外非政府组织及其代表机构不得在中国境内募捐或者接受捐赠。

“中国境内有什么?目前,国外绝大多数非政府组织已经开始网上捐赠。也就是说,最近几天,国际知名的维基百科开始了其年度筹款活动。

根据该网站,维基百科属于维基媒体基金会(Wikimedia Foundation),这是一个在佛罗里达州注册的501(c)(3)免税、非营利和慈善组织。

问题是,这种维基百科的活动受草案第26条的约束吗?如果是,应该如何调整?在这项立法之前,海外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主要受1989年《外国商会管理暂行条例》和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的管制。

据统计,目前约有1000家海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开展长期活动,开展短期合作项目的组织总数可能达到4000至6000家。

每年,数亿美元通过海外非政府组织流入中国,涉及扶贫、残疾人援助、环境保护、卫生和教育等20多个领域。

虽然少数机构可能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但总的来说,许多海外机构在中国活动的受益者首先是中国,因为它们向中国人民提供资金,同时知识和技术泛滥。

原因不言而喻。1978年改革开放后,大量的外资极大地改善和提高了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

历史上,海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教育、卫生等领域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两个最典型的例子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100年前在中国建立了联合医学院(Union Medical College),现在联合医学院仍然是中国最优秀的医科大学。改革开放后,香港邵氏基金会在内地捐赠了数百栋邵氏建筑,大大改善了国内大学的办学设施。

虽然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也出现了许多实力强大的非政府组织,但总体而言,中国的资本实力和管理水平与国外一流机构仍有很大差距。因此,正如有关负责人所说,目前海外非政府组织的立法是基于规范和服务,而不是限制。

这是提高中国非政府组织水平、为未来参与国际治理奠定坚实基础的唯一途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