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its joint所有权变更后,当代部门创造了从繁华城市到繁华城市的“伟大文化”概念。

参见南京报告。2015年1月6日,国旅联合(600358。上海)发布通知称,2014年12月31日,公司提前向原最大股东中国国家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国家旅游公司”)返还了2.4亿元的展期贷款本息。

此外,去年底,与cits集团有关联的CITS合资公司董米成晓和前总经理严敬相继辞职。因此,国旅与cits集团联手“清理关系”意义重大。

另一方面,国旅联合的新大股东厦门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集团”)自上任以来,先是出售资产,规划固定增值,然后是“大文化”概念的布局。

这样一个cits联合也受到了众多机构的青睐。不仅机构进入前十名股东,而且机构继续调查和发表研究论文。

据国旅联合宣布,2011年通过委托贷款方式向cits集团借款3亿元,贷款期限为3年,去年8月提前偿还6000万元。

剩余的2.4亿元于去年11月24日到期。考虑到整体现金流安排,国旅联合向cits集团申请延期3个月至2015年2月24日。展期贷款利率从原约定的6.65%调整至7.98%。

然而,去年底,国旅联合提前偿还了本金2.4亿元及其利息。

据记者查询数据,国旅联合去年前三季度实现收入5909.92万元,同比下降32.04%,净利润4772.47万元,同比下降800%。

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cits joint的账面货币资金只有5586.78万元。

Cits joint已经出售了大部分资产,只剩下宜山酒店和温泉度假村会议中心。根据多年的运作,这两个基金只能维持运作,很难盈利。

中银国际分析师刘波认为,中信泰富现有业务盈利能力和增长都很低。

尽管在去年第四季度,国旅联合还计划以5583万元人民币转让国旅联合旅游开发公司100%的股权,带来11万元的投资收益。拟设立的1050万元转让公司位于南京汉中路89号金鹰国际商城办公物业,预计将带来600多万元的利润。

然而,与2.4亿元的委托贷款相比,这些贷款无疑是“沧海一粟”。

关于偿还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国旅联合证券事务代表卢邦义表示:“这次我们通过向银行筹集资金来偿还资金。

我们有延期3个月的余地,无论如何我们有钱的时候会还的。毕竟,从最初的大股东那里借来的钱也需要利息。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与当代集团希望上市公司尽快清理与CITS的关系有关。

此前,国旅联合总经理严敬和董米成晓因个人原因辞职。严敬辞职后仍担任董事会战略投资委员会董事、副主席和委员,程霄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严敬自1998年起担任cits joint董事兼总经理,程霄自2009年起担任cits joint董事会秘书。这两个人都住在北京。

这两人的辞职还表明,新的大股东已经开始“清理”与CITS有关的人员。

在“清理”资产和人员的同时,新大股东当代集团也开始了新的战略布局。

当代集团副总裁兼cits joint董事石亮表示,在去年4月初接管cits joint后,当代集团开始计划在5月份进行固定增长。“即使这次不能超过现金增长,当代集团仍将计划一些其他方式来支持上市公司。

“根据固定增持计划,国旅联合将定向向当代集团发行1.34亿股,完成后当代集团持股比例将升至31.41%。

关于固定增幅的进展情况,卢邦义表示:“我们已经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材料,我们将在材料获批后得到通知,我们将予以公告。

”“cits joint现有的业务是南京的温泉资产和一些外国投资。这些业务无法支撑整个上市公司。

石亮认为,“cits joint是我们当代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第二种布局。第一个是当代东方(000673)。深圳)。我们对当代东方的定位主要集中在媒体上。未来,我们将按照大文化的理念与cits联合,或者希望注入一些新的资源。

然而,石亮说,谈论“大文化”的概念包含什么并不方便。

2014年12月26日,cits joint的“大文化”概念脱颖而出。

国旅联合宣布将与山水盛典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盛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同意从2015年至2017年启动主题为“一带一路”的南京秦淮巴彦旅游表演项目和厦门旅游表演项目。去年12月29日,国旅联合董事会批准以5000万元人民币(暂定名)在北京设立“国旅联合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是与体育相关的经营活动。

中投证券分析师刘悦楠认为,在成为国投股份的大股东后,当代集团不断剥离不良资产,逐步布局旅游、演艺、体育等新兴产业,显示出积极的发展态度。以下两类工业企业的实施和其他新产业的布局值得期待。

“与山水盛典的合作实际上是当代群体之间的牵线搭桥,每个人都有共同的发展方向。

然而,目前每个人都只签署了框架协议,具体项目仍不确定。

卢邦义表示,“我们只准备在体育领域设立一家全资子公司。他们尚未提交相关计划。他们应该结合国家体育的未来发展方向,比如做一些体育比赛和组织比赛。

“受到机构的青睐,cits联合的这些变化也直接影响了机构对它的态度。


在去年11月17日召开的2014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国旅联合改变了以往冷清的股东大会。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二三十名机构研究人员,包括兴业证券、华泰证券、东北证券、田弘基金等。出现在现场。因此,最初在会议室准备的椅子不足以坐在上面,只有几排椅子临时加在会议室后面和过道上。

然而,与此前记者参加的国旅联合2013年度股东大会相比,除少数个人投资者外,几乎没有机构投资者参加会议。

然而,这也“受宠若惊”了前董事会秘书程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人这么关心我们公司。过去,同一时间来的组织不超过三个。

“此外,自去年第三季度以来,国旅联合已逐步进入该机构的股票池。

根据cits joint 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CITS joint去年第三季度新增4家机构:其中,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嘉实多研究精选股票证券投资基金(Castrol Research Selected Stock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购买约975.3万股,持股比例为2.26%,排名第五大股东;四川信托有限公司-虹影23证券投资集体基金信托计划持有773.7万股,成为第七大股东。随后是国家社会保障基金的602个投资组合,持有529,500股。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嘉实多混合证券投资基金以454.7万股位列第十。

交易数据显示,2014年1月13日国旅联合宣布前大股东cits集团准备将其所有股份转让给当代集团时,其收盘价为每股4.45元。截至2015年1月6日,该公司股价飙升至7.3元,同比上涨72.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