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破产的老板出人意料地空购买了数千万资产来承接政府项目

一位在破产前亏损多年的国有企业总经理在没有任何投资的情况下购买了破产国有企业的一千万元资产空。

同一位总经理在未能参与项目招标后,仍奇迹般地从当地政府那里承包了近千万元的项目。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破产国有企业商城县开元环保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元工程公司”)前总经理杨云信,如今已成为当地国有企业改制中令人惊叹的“商业运营之星”,这也受到了许多人的质疑。

国有企业宣布破产,一千万资产和一千万订单低价出租,开源工程公司是商城县的一家地方国有企业。

据公司网站介绍,该公司成立于1956年,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专业生产环保水处理设备。是“国家建设部、电力部、机械工业总局指定的生产环保水处理机械设备的专业制造商”。

公司破产清算组的文件显示,公司在全国声誉不高,名列全国前十名,成为国家环保机械的重点骨干企业。

原国有企业开元工程公司现已成为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杨云信的个人资产。

记者韩俊杰带走了开元工程公司前总经理杨云信,杨于1980年加入公司,自1998年起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2004年1月17日,在商城县国有企业改革中,该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

破产清算组文件对公司破产的原因陈述如下:人员负担过重,资产负债率高,生产经营不可持续,公司无力偿还债务。

就在公司宣告破产时,一家名为“工程”的“商城县开源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源设备公司”)浮出水面,其法定代表人是杨云信。

随后,在2004年2月26日,开源工程公司宣布破产一个多月后,新成立的开源设备公司与原公司破产清算小组签订了生产经营租赁合同,租赁原公司的厂房、设备等设施继续生产经营。

根据资产评估报告,开源设备公司租赁的原公司设施总价值超过1000万元。

该公司破产清算小组的一份文件显示:“当该公司宣布破产时,生产线上仍有约500万元未完成订单,另有700万元订单预计将签署。”

然而,记者在租赁合同中看到,开源设备公司以1000万元的资产和1000万元的订单租用了原来的公司,但不得不支付的租金仅为每月5000元。

记者还在原公司清算组的文件中看到,租赁生产的新公司在2004年完成了近1000万元的合同,2005年完成了1400多万元的工业总产值,2006年6月前签订了3000多万元的供应合同。

根据这一计算,开源设备公司在2004年至2006年租赁原公司期间完成了5000多万元的供应合同。

然而,根据租赁合同,该公司两年只需向原公司的清算组支付12万元的租金。

此外,根据商城县工商部门记者获得的信息,开源设备公司成立日期为2004年8月18日,营业执照签发日期为2005年10月24日。

令记者困惑的是,该公司是如何在2004年2月刻下公章并开始签署租赁合同的。

空2005年12月,商城县国有企业改革办公室要求该县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对开元工程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

根据评估报告,公司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合计652.18万元。

可以说,由于开源工程公司是国内十大工程公司之一,也是国内环保机械的关键骨干企业,如果他们想卖得好,就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宣布拍卖,这样许多买家才能在卖得好之前出价。

然而,2006年4月28日,公司破产清算组关于产权转让的公告仅在河南省信阳市当地媒体上出现。

因此,在公告期后的20天内,只有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杨云信注册为一家新的开源设备公司。

因此,在该公司破产清算小组提交的文件中,最有可能卖出好价格的拍卖方法已成为“仅通过协议”。

2006年8月,信阳同创会计师事务所应相关方的要求,对开元工程公司的资产进行了重新评估。

结果评估报告显示,公司总资产为1003万元。

换句话说,对于同一企业的资产,该县的两项评估相差近350万元。

由于没有多少企业投标,只有一个“出售协议”,因此,不仅不会出现多个买家竞相出价更高价格的情况,而且允许一个买家讨价还价,一次又一次压低国有资产的出售价格。

2006年11月16日,破产清算组与“阳云信”签订产权转让合同,以679万元的价格将开元工程公司估计价值1003万元的资产(包括商标使用权)转让给阳云信个人。

根据原公司清算组提供的文件,折价324万元。一是原公司地价从原来的每平方米200元下调至120元,评估值下调154万元。然后,根据当地政府规定的优惠政策,对以较低价格计算的总价再给予20%的折扣,即169.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原公司清算组的文件显示,在清算组产权转让公告期内,唯一签约的买家是以杨云信为法定代表人的“开源设备公司”,该公司为企业法人。然而,在清算组实际转让产权的最终合同中,收购人变成了杨云信,成为了自然人。

也就是说,原公司的清算组将资产出售给另一个买方,该买方在向公司资产提供324万元的特许权后,没有报名参加投标。此外,据原公司清算组组长称,由于原公司固定资产的所有权证都抵押给了贷款银行,杨云信只向清算组支付了150万元用于原公司员工的安置。

其余400万元将在合同相关权证处理完毕后30天内全额支付。

作为一家破产国有企业的负责人,杨云信从哪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来购买该公司的资产?对此,杨云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没有钱购买该公司的资产,他的合伙人已经筹集到已经支付给清算组的150万元。至于超过400万元的欠款,他已经联系了银行,并将在相关权证完成后立即用银行贷款支付。

“也就是说,杨云信一分钱也没花就买下了价值1003万元的公司资产!”开源工程公司的一位老员工悲伤地说。

杨云信也受到了其他政党的质疑。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开源设备公司注册资本为2100万元。杨云信本人也告诉记者,他在新公司的股权比例是51%。

那么,他在注册公司时应该有1050万元以上的资产。

对此,开源工程公司的另一名员工表示:“杨云信一方面说他没钱,另一方面说他有1050万元的注册资本。

如果他没有那么多钱,他是否被怀疑进行了虚假注资?如果他真的有钱,钱从哪里来?“与此同时,记者还了解到,在开元工程公司破产清算期间,曾担任公司破产清算小组组长的商城县发改委副主任刘放勋此前是县经贸委负责公司的长期官员,而最终促成收购公司全部资产的杨云信在公司破产前长期担任公司负责人,他们的工作关系持续多年。

开源工程公司的一名员工表示,在公司资产转让期间,这两个人有着多年的工作关系,一个将代表政府清算和转让资产,而另一个将成为唯一的买家。这种安排不合适吗?应该有更合理的系统设计吗?杨云信惊人的经营模式,承担了政府近1000万元的项目,不仅仅是收购原有企业的资产。

商城县污水处理工程是政府专项债券支持的项目,总投资6274万元。

2006年4月,该项目的机电设备采购和安装项目公开招标。

同年6月28日,河南国威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威公司”)中标,并与项目办公室签订合同。

本次招标中,以杨云信为法定代表人的开源设备公司也参加了招标。

然而,由于其高投标价格,它当场失去了投标资格。

在本项目招标文件中,甲方项目办公室列出了乙方中标方项目合同价款的三种支付方式:第一,如果甲方资金不能及时到位,由商城县财政担保,乙方垫付资金,甲方应在项目竣工验收之日起五年内付清项目资金。 并自项目竣工验收之日起承担商城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同期项目资金的基准贷款利息。

二.如果甲方资金不能及时到位,甲方将通过出让土地抵消项目资金。

三、如果污水项目国债资金到位,甲方必须优先向乙方支付国债资金”。

然而,到2006年9月,商城县污水处理项目办公室对支付方式有了新的解释。

在对国威公司发出的一份文件中,该项目办称:“按照合同、招标文件、投标承诺,只有一种付款方式。在发给国威公司的一份文件中,项目办公室表示:“根据合同、招标文件和投标承诺,只有一种付款方式。

招标文件包含一、二、三项付款,其中二、三项是对第一项的补充”。

也就是说,即使甲方的国债资金到位,所有项目资金都将由中标人垫付。

王国维对此声明感到震惊。

公司认为招标文件明确规定了三种支付方式,前两种方式只有在第三种方式无法实现时才能建立。

同时,公司还指出,根据《担保法》第8条的规定,国家机关不能作为担保人,因此第一种支付方式明显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成为无效协议。

此后,国威公司与商城县项目办公室进行了多次谈判。

然而,当双方无法通过谈判就这一关键问题达成协议时,商城县项目办公室要求国威公司履行合同,将所有设备安装到位。同时,该公司以国威公司工期延误为由,于2006年12月7日通知终止与该公司的合同。

根据河南省财政厅提供的资料,早在2006年10月17日,商城县污水处理项目的500万元国债资金就从该省转移到了信阳市。

根据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的说法,根据基金运作规定,基金应于2006年10月24日到达商城县。

那么,这件事和杨云信有什么关系?在商城县污水项目办与国威公司终止合同前向县政府提交的请求报告中,项目办首先请求批准终止与国威公司的合同,同时要求“在同等条件下,我县环保设备厂可以生产的工艺设备优先”。同时,还要求承担该项目的新单位的付款方式为“机电设备预付20%,货物到达安装现场后预付90%,验收合格后一次性付款,并保留足够的保修资金”。

因此,该请求很快得到县政府相关领导的批准。

据商城县项目办公室主任兼城建局副局长张强介绍,请求中提到的“我县环保设备厂”是以杨云信的名义成立的开源设备公司。目前,项目机电设备的采购和安装已经由开源设备公司实施。

“对于通过投标赢得竞标的国威公司来说,县项目办公室坚持最差的付款方式,然后宣布合同终止。但是,对于投标失败的开源设备公司,县项目办不仅要在同等条件下给予优先考虑,还要立即提供最佳的支付方式。

”国威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道。

“为什么没有中标的当地公司能得到比中标公司更好的待遇?我们认为,杨云信收购原破产企业时,仍欠县政府400多万元。一旦他的公司实施了900多万元的政府项目,杨云信就可以通过盈利来补偿国有资产的收购价格,然后再表演一箭双雕的好戏。

”负责人说道。

商城县相关部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商城县相关政府部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符合国家法律法规。

商城县发改委副主任、开元工程公司破产清算组组长刘放勋表示,该公司的破产是在法院的主持下进行的,所有重要事项均经领导批准,清算组的工作依法进行。

清算组在提交给县政府的一份报告中称,开源工程公司破产后,租赁并运营,然后出售并兑现全部产权,从而实现依法破产、保护行业、安置员工和节约税源的目标。

商城县城建局副局长兼县污水处理项目办公室主任张强也表示,与王国维的合同终止完全是由于王国维未能履行合同和工期延误。

从那以后,项目办公室将项目移交给开源设备公司,这是一种强制的方法。对开源设备公司没有偏见。

一名律师表示,杨云信购买公司资产明显违反了国家规定。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国有企业负责人杨云信收购原公司产权的方式在经济界被称为“管理层收购”,也称为“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out)”。

对此,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财政部于2005年4月11日发布了《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规定》。

在本《暂行规定》中,国家对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给管理层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例如,应审计前法定代表人的经济责任。参与收购的管理层应提供转移资金来源的相关证明。被收购企业的国有产权或资产不得用于提供担保、抵押、质押、折价等。为管理层融资。

然而,在记者采访中,商城开元工程公司清算组并不清楚,也不能提供杨云信的财务责任审计,也不能提供杨云信受让方资金来源的相关证明,而杨云信告诉记者,他准备用所购产权为银行融资,并支付所购产权欠款400多万元。

对此,河南郑州市的一名律师认为,杨云信购买开元工程公司的资产明显违反了《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规定》。

至于管理层收购(MBO),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曾表示,SASAC和财政部出台一项规范管理层收购的专项法案是一大进步。然而,国有企业产权重组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必须根据后续实施和实际操作情况对法案进行进一步修订和完善。

同时,他表示,管理层收购仍然是国有企业产权重组过程中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最大渠道之一。因此,无论企业规模大小,都必须禁止将产权转让给管理层,因为”这些资产的性质是国有的”。

对于以前没有按照规定通过秘密行动移交给管理层的国有资产,郎咸平表示“必须坚决追查”。

新华社信阳1月16日电谁在受苦?谁受益?本报记者韩俊杰的改革必然涉及利益分配。

然而,如何确保公共利益不被某些人以不良方式侵犯,应该是改革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在开源工程公司的破产和重组中,谁受益谁受损?在商城县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发布的一份文件中,记者看到,通过开源工程公司的破产及其资产的变现,该公司欠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养老保险可以优先支付。公司破产后,采取租赁经营,几十年来形成的行业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公司整体产权转让后,摆脱了银行债务和人员负担,生产效益翻了一番,为政府节约了税源。

根据这份声明,政府在一次中风中做得更多。

前企业负责人杨云信也通过破产成为数千万元资产的所有者,也是卓有成效的改革的受益者。

人们常说改革需要付出代价。

那么,谁来承担这次破产的成本呢?首先,开源工程公司破产,450名员工被解雇。

除了后来在新公司重新就业的近200人之外,其余200人只能依靠有限的失业保险和补偿来维持生计、为自己找工作和找到新工作。

他们不应成为这项改革的受益者。

其次,开元工程公司欠工行贷款本金总额1740万元。

根据现行的破产清算程序,公司资产清算后,破产企业所欠的工资、劳动保险费用和所欠的税款清偿后,破产债权才被清算。

根据公司破产清算组的报告,清算组准备用150万元努力偿还1740万元的银行贷款。

在1740万元的银行贷款中,只有大约150万元可以收回。剩余的1600万元将成为银行的坏账,并成为改革的成本之一。

根据现行政策,这些坏账最终可能会被国家财政冲销。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陈守一在2005年“两会”上表示,国有企业改革造成的巨额不良资产似乎已经被国家财政核销,国家财政拨付的资金最终落到了广大公众头上。

换句话说,我们每个纳税人都需要为杨云信等人的“成功”付出改革成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