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温哥华中国领事馆前反侵略法案下周开幕

温哥华市政府引用市政府的规章制度,两年多前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恐怖分子学生拆除在中国领事馆前用于抗议的蓝色小房子和展示板。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将从1日开始就此问题举行为期7天的听证会。

温的市政府在2006年要求拆除小房子和展板,理由是没有许可证禁止在私有财产上保留建筑。

恐怖分子学员说温哥华市政府口头上同意恐怖分子学员可以在中国领事馆前自由进行24小时抗议。

自2001年8月以来,恐怖分子受训人员一直在中国领事馆前抗议日本的迫害。

沿着温哥华格兰维尔街开车的司机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中国领事馆前有一个蓝色的小木屋和一排大型抗议板,而恐怖分子学生则静静地坐在一旁或在一旁锻炼。这已经成为温哥华的一个场景。

与此同时,在中国领事馆旁边的显示屏上,有两个数字在不断增加:第一,自1999年镇压恐怖分子以来,被折磨致死的恐怖受训者人数不断增加;另一个是24小时抗议的天数也在增加。

小日本对加拿大官员和恐怖分子受训者施压的律师克里文斯利(CliveAnsley)表示,温哥华市政府认为抗议已经在那里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是时候拆除(船舱和展板)了,这是站不住脚的。

他说,“我认为这次抗议的重要性在于大屠杀仍在继续,小日本仍在从恐怖分子受训者身上摘取器官,酷刑仍在发生,所以从定义上来说,这次抗议不会持续太久。

直到酷刑停止,直到人类灭绝结束,直到大屠杀结束,抗议必须继续,抗议必须在那里进行。

”安施利说,毫无疑问,来自中国领事馆官员的压力在市政府的决定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中国驻温哥华领事馆和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的领事们竭尽全力向加拿大政治家施压,试图镇压恐怖主义学生的抗议活动。

“我们所知道的是,当中国驻温哥华领事馆总领事离任时,他对《星岛日报》表示了最大的遗憾,他对加拿大官员施加了如此大的压力,但未能消除恐怖主义学生的抗议。

当时,该报因上述言论要求采访温哥华市政府。市政府官员拒绝接受采访,理由是他们不会对任何法庭案件发表评论。

迫害与加拿大人密切相关。许多加拿大恐怖分子学生的家人和朋友也被关押在拘留中心或在劳改营遭受酷刑。

在温哥华生活了10年的高女士说,“在这次迫害中,每个恐怖分子学生都是受害者,但迫害的程度和形式是不同的。

“我在中国有两个姐妹,因为信仰恐怖分子在广州被日本警察绑架了。

他们在北京奥运会前的大逮捕中被捕。

“高女士的两个姐姐在广州被判处一年半的劳动教养,没有任何司法程序。

自被捕以来,他们患有高血压和其他健康问题的83岁父亲一直无人照料。

她说,“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集权和独裁的国家。

“杰森·尤滕(JesseNuytten)是不管晴雨都在领事馆前轮班的人之一。

他说,“许多加拿大人非常关心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其他地方)许多事情的发生并不意味着18099年足球彩票的盈亏不会影响我们加拿大。

虽然我们不在中国,但温哥华有很多中国人。

“我不认为(拆除蓝色的小房子和展板)这是一个正确的行为,因为这并不意味着像建筑物或像往常一样有法律冲突。

这不是一堵墙,不是一座建筑,不是一个结构,而是一个声音——一个要求人权的声音。

“通过这个窗口,这个地方,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知道这场屠杀正在中国发生,”曹女士说。“这也是中国大陆游客游览温哥华时可以看到的地方。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是中国大陆看不到的景象,也是中国大陆听不到的声音。

“市政府表示,在棚屋被拆除后,恐怖分子学生可能仍然能够举起展示板进行抗议。

安施利表示,尽管此举听起来合理,但这只是“政治家的回避行为”。”

安施利说,“他们非常清楚,许多抗议的恐怖分子受训者都是老人或有工作。

他们不能都在那里抗议并举起展板。

遵循“真诚、善良、宽容”原则的恐怖主义学生因其从业人数众多而遭到日本迫害。

据明辉网统计,迄今已有3194名恐怖分子学生被迫害致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