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MA 12次购买513亿港元的背后是中国香港房地产市场的压力

中国香港市场存在两大风险:第一,房地产泡沫问题和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压力;其次,经济存在下行风险。中国香港与内陆经济紧密相连。如果今年内地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种压力将传递到中国香港。中国香港本身正在经历货币紧缩。如果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整,可能会出现经济、资产和汇率的连锁反应。

港元之战正在激烈进行!自4月12日遭遇疲软的外汇担保以来,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已12次入市买入港元、卖出美元进行市场干预。采购总额达513.31亿港元,无论从实力还是频率来看,均超出市场预期。

一些机构指出,随着HKMA进一步收紧港元流动性,中国香港将面临资本压力。

海通证券分析师蒋超表示,短期来看,香港中国经济表现依然良好,风险相对可控,但中长期来看,在货币紧缩的背景下,香港中国市场存在两大风险:一是房地产泡沫问题和房地产市场调整压力;其次,经济存在下行风险。中国香港与内陆经济紧密相连。如果今年内地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这种压力将传递到中国香港。中国香港本身正在经历货币紧缩。如果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整,可能会出现经济、资产和汇率的连锁反应。

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12次入市,买入513亿港元。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今天上午两次进入纽约外汇市场,共买入133.13亿港元。

然而,自4月12日HKMA首次买入港元以来,它已进入市场12次,共买入513.31亿港元。

本周五,银行间流动资金余额降至1,285.2亿港元。

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副总裁李大志19日上午表示,预计中国香港的利率不会迅速上升,他呼吁市场不要过于担忧。他还强调,回顾过去几年流入中国银行体系香港的资金总额,500亿港元实际上只占一小部分。

HKMA没有忘记安抚市场,表示如果银行体系出现资金短缺,HKMA也可以通过赎回外汇基金票据向市场注入资金。

李大志表示,中国香港银行持有大量外汇基金票据,金额接近1万亿港元。如果资金短缺,银行绝对可以利用这些票据在贴现窗口取回港元流动资金。即使资金太紧,银行运作不顺利,HKMA也有另一个计划,即可以部分赎回。

当被问及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为何专注于在外围交易时段出售港元时,李大志认为这并不罕见。他强调,即使中国香港银行体系的余额降至1000亿港元,也没有任何特殊意义。最重要的是确保市场有序运行,当局将对此保持警惕。

在最后一篇文章中,“捍卫货币之战开始了!”港元连续触及7.85的关键点位。正如我们在《HKMA紧急行动》中已经分析过的,港元对美元贬值的直接原因是美港市场利差的扩大,导致投资者进行套利交易,即卖出港元买入美元,然后将其投入高利率美元资产,从而逐步加强港元作为套利融资货币的作用。

对此,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认为,中国香港是跨国公司的聚集地和亚洲的融资中心,但融资的主流货币仍然是美元,出于国际结算和便利等多种原因,美元仍然是融资的主流货币。

即使与美元挂钩,港元仍是一种非主流融资货币。事实上,即使企业为港元融资,它们也经常通过货币互换将港元兑换成美元。

因此,虽然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和美联储的升息和减息路径几乎相同,但香港银行同业拆放利率(HIBOR)的升息幅度却不同。美元伦敦银行同业拆息和香港银行同业拆息之间的息差仍在扩大。既然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每次都跟随美联储升息,为何港元银行同业拆息不断上升,而港元银行同业拆息却仍然偏低?HKMA并不担心汇率,但房地产泡沫新时代的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美元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上升的原因相对清晰,包括美联储加息和降息、积极的财政政策以及制造业的回归。

然而,香港银行同业拆息仍然不能大幅上升。首先,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和美联储有不同的加息机制。次贷危机后,美联储可以通过利率走廊直接确定联邦基金利率,从而影响货币市场利率。

然而,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调整了贴现窗基准利率。目前,贴现窗口基准利率远高于银行间拆借利率。银行不会透过贴现窗向HKMA借款,因此,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在加息时不会影响市场利率。

海通证券分析师蒋超更准确。他认为香港银行同业拆息持续下降。根本原因是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正在增加假利率。贴现窗利率远高于市场利率,因此很难影响市场利率。

这种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并不担心汇率,而是担心房地产泡沫。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香港跟随美国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房价大幅飙升。当中国福利彩票接近3时,香港岛的甲级住宅价格比危机前的高点上涨了1.6倍。然而,美国的房地产价格在10年后复苏,目前仅接近危机前的高点。考虑到通货膨胀,实际价格的增长非常有限。

房地产贷款是港元最重要的需求来源之一。

自2009年以来,中国香港的房价已经进入上升通道。为了避免1997年房地产泡沫破裂的重演,中国香港政府不断增加房地产市场的各种监管措施。例如,中国多次连续提高住房贷款首付比例,2016年11月将购房印花税上调至15%,2017年5月限制银行贷款给房地产开发商。然而,中国香港目前的房价仍在上涨。

蒋超认为,根本原因是中国香港的货币环境仍然相对宽松。然而,如果HKMA干预汇率,这意味着收紧货币,市场利率将上升。中国香港房地产市场能否承受货币紧缩的压力是有风险的。这可能是中国HKMA没有收紧货币政策的深层原因。

潘向东表示,香港房价的快速上涨引发了市场对房地产泡沫风险的担忧,有必要防范房地产泡沫破灭的自我实现。

在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LIBOR)将继续上升的预期下,为了保持汇率稳定,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China)必须大幅降低港元流动性,这可能会对中国资本香港造成一定压力。

如果公众产生恐慌情绪,可能大规模从房市撤出资金,最终导致地产泡沫破灭,房地产是中国香港的支柱产业,中国香港财政收入的40%~50%都来自土地,居民很大一部分财富是房产,而且房地产是中国香港金融市场最重要的抵押品之一,房地产大幅下跌将使中国香港发生严重的经济金融危机。如果公众感到恐慌,它可能会从房地产市场大规模撤出资金,最终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房地产是中国香港的支柱产业。香港财政收入的40%~50%来自土地。居民的大部分财富是房地产。此外,房地产是香港金融市场最重要的抵押品之一。房地产价格的大幅下跌将在中国香港引发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

根据星展银行的数据,目前中国香港房地产市场的租金回报率仅为2%左右。如果利息支出再次上升,借款成本将会上升。中国香港家庭的负债率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这将大大降低房地产投资的吸引力。

HKMA首席执行官陈德林曾坦率承认,港元利率正常化会给抵押贷款利率带来压力,因此贷款应衡量各种因素,并谨慎管理风险。

陈德林还表示,中国香港银行和金融体系的抗震能力有了很大提高。中国香港外汇基金拥有超过4万亿港元的资产,其中80%以上已成为外汇储备,为中国香港的金融稳定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此外,港元货币基础约为1.7万亿港元,为资本外流提供了一个很大的缓冲。

香港政府已呼吁关注借贷成本上升等风险。最近,香港外汇一再触及7.85: 1的弱势外汇担保。对此,中国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向异19日表示,监管机构正在密切监控市场变化,没有发现任何针对市场的恶意攻击。

他还提醒在中国的香港人,如果银行提高最佳利率,他们应该关注借贷成本上升等风险。

他指出,中国香港的银行间贷款利率最近有所波动,许多抵押贷款是以银行间贷款利率为基础的。因此,当利率上升时,每个人都应该计算成本并特别注意风险。

一些外汇交易员指出,虽然近期主要港元贷款利率持续上升,例如,一个月期贷款利率连续五天上升至0.94%,三个月期贷款利率进一步上升至1.33%,并在九年多时间内创下新高,但增幅不及市场预期,因此预计港元将很快回落至7.848至1美元的水平。

瑞穗银行高级亚洲外汇策略师张建泰认为,目前从港股表现来看,暂时没有明显的资本外流迹象,预计港元利率将缓慢上升。

他强调,与中国香港相关的主要资产类别仍然具有吸引力,因此不会有大规模资金从中国香港流出。

摩根士丹利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近年来,香港的大部分贷款都与中国银行的贷款利率挂钩。因此,提高最佳利率的市场需求已经下降。是否提高最佳利率取决于存款利率的变化。因此,预计中国香港的银行短期内不会加息。

中国的联系汇率制度,香港的经济基础是否动摇?中国联系汇率制度香港的经济基础一般认为是香港、中国和美国有着相同的经济周期,这是由中国完全开放的资本账户、高度外向型的经济模式和高度发达的金融体系香港决定的。

然而,现在市场上有一种说法,随着全球多极化经济的形成,香港、中国的经济将越来越受到美国以外,特别是内地的影响。

这将逐渐削弱香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共同周期。因此,港元很难长期盯住美元。联系汇率制度的经济基础正在动摇。

前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曾建议中国香港应考虑取消港元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度。相反,港元可以与美元、人民币或一篮子货币挂钩。

蒋超认为,联系汇率制度将在短期内持续下去。

首先,在美国强大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支持下,美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国际经济活动中最重要的货币。港元与美元挂钩将使中国香港能够有效降低国际贸易和金融活动中的外汇风险,促进贸易和金融活动的发展,并保持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其次,尽管中国香港的经济日益受到中国内地经济的影响,但中国的资本管制和人民币国际化还不成熟。至少在目前看来,港元放弃一个已经运作了30多年的成熟体系,转而与人民币挂钩似乎是不合理的。

但是市场更担心。这场捍卫香港汇率的斗争将持续多久?鉴于汇往香港的汇款疲弱的主要原因是美元与港元之间的息差扩大,市场分析师认为,港元利率正常化和香港银行同业拆息明显上升是这场战争的最后阶段。

美林(Merrill Lynch)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一份报告称,预计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of China)将在未来两个月内从市场购买800亿港元,以推动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大幅上升,并通过加息稳定港元汇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