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给幼儿园象棋和纸牌游戏的目标人群带来了什么?

记者马喜志从旧金山报道/北加州交通大学校友会于1月1日在圣何塞的硅谷会议中心(SiliconValleyConferenceCenter)举行年会,庆祝母校107岁生日。

庆祝活动包括一个关于“科学技术和人与人对话”的下午专题讨论会,以及校友年会的30多张餐桌。

经济学家兼世界展望文化组织主席高喜军博士应邀作为专题讨论会和晚宴的主旨发言人。

晚餐丰富多样,下午的座谈会更加热闹非凡。整个年度庆典洋溢着交通大学校友勤劳、务实、乐于工作、真诚的淳朴天性。

照片:北加州交通大学校友大会“科技与人文对话”论坛,贵宾和杰出校友(左起):李广益、陈红(校友会会长)、高喜军、黄严嵩、黄小立。

交通大学校友会会长、Xi交通大学校友陈红说,他在那个时候不太学文科。在中国大陆参加高考时,他可能只有初中文学水平。然而,大学里最有文化的事情是跳舞和打牌。他的文化基础是在后来与朋友接触时才了解的。

没有人文科学,科学和技术将会很无聊。许多内地人才已经学会了科学技术。随着公司越来越大,他们的社交技能也会得到反映。

现在,大公司也对他们的经理提出了越来越多的要求。

思科高级董事、新竹交通大学校友李广益表示,当代电子产业被誉为一场工业革命,对人类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

当我去新竹交通大学的时候,学校有七个系,都和电子学有关,但是没有多少人文主义的教学内容。

作为一个科技人员,一个人必须有学习的精神,增强人文氛围。

黄严嵩,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和中国台湾新竹交通大学的校友,说孔子说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但是知道也就是知道。

他认为最后的知识是智慧。

黄严嵩说有三种知识:知道自己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对他来说,人性可能是那种他不知道他不知道的内容。

科学技术中的人类伦理与竞争(Human Ethics and Competition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高喜军教授表示,目前,商业管理界的一些人已经提出了“伦理管理”(EthicsManagement)和个人在企业环境中坚持伦理的要求。

在各种各样的质疑下,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坚持道德底线变得越来越重要。

高喜军说,我认为无论是台湾人还是大陆工商界,都必须重视道德标准,让人们觉得我们中国人可以依靠,我们中国人的所作所为不仅合法,而且符合很高的道德标准。这当然不容易。

但是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我们什么也不能做。

黄严嵩说,至于守法,他相信依靠制度,而不是个人的抵制诱惑。

黄严嵩说,在商业竞争中,当利益和正义发生冲突时,必须用智慧维护诚信。

他说,看看你的智慧,不要局限于一种方法。你只有一种方法,有时会被别人阻止。

怡化公司副总裁、上海交通大学校友黄小立表示,不要过分强调得失,而应该轻举妄动,从容应对。

然而,上市公司的压力很大,就像生活在瓮中的金鱼。股票市场不能再下跌了。做某事的诱惑很大。

黄小立说律师和会计师不能省钱。

员工忠诚度、独立公正和保护黄小立表示,中国的半导体行业比印度发达得多,但美国公司的半导体行业软件将交给印度,而不是中国。除了语言问题,员工忠诚度成本上升和缺乏独立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也是美国公司转向印度而非中国的原因。

他说,北京、上海,尤其是上海等地的员工跳槽太快。

在印度,有一个问题,至少法院是相对独立的。

在中国,万一哪位老兄拿了你的程式走了,而这位老兄的爸爸是(江)某某的儿子,你怎么办呢?你上哪儿去告他呀?陈宏表示,美国股票制度相对有规矩,对于几万家公司,出一、二家恩隆(ENRON)不是太大的盛兴彩票v3手机版问题;其实圈子很小,信誉和信用是很重要的。在中国,如果有人拿了你的程序离开,而这个人的父亲是(江)三十的儿子,你会怎么做?你要去哪里起诉他?陈红表示,美国股票体系有相对的规则。对于成千上万的公司来说,一两家安然公司对于v3手机版的盛兴彩票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事实上,这个圆很小。声誉和信贷非常重要。

然而,在中国,人们对像Insidetrading这样的事情没有犯规的概念,这与美国大相径庭。

从事电子研发的谢先生在研讨会的最后问答环节中问道,公司的目标是赚钱,而人文学科则注重道德。人们能做任何事来赚钱吗?当被问及中国大陆正在开发的“金盾工程”时,西方公司能否不顾伦理道德帮助中国开发“金盾工程”来赚钱?“金盾工程”是一种利用高科技语音和图像识别24小时自动监控整个中国的可怕手段。

加拿大和美国的公司都有这样的技术,但是因为西方尊重人权,他们不会在西方使用侵犯人权的东西。

北加州台湾大学协会主任吴廷勋回答说,关于“金盾工程”,很多年前,有些人对像“金盾工程”这样被称为“大哥”(BigBrother)的项目提出了很高的质疑,因为高科技很容易被人利用误入歧途,危及人类。

吴庭训说,科学技术并不都是对人类有益的。例如,互联网发展了赌博和色情的传播。

技术给人类带来了什么?前电子工程师、现任记者特里米提出了“技术给人类带来了什么?”问题是。

她说,技术加速了信息爆炸,使人相对较小。硅谷工程师别无选择。他们被迫购买昂贵的房子,但他们没有和孩子一起吃饭的经验。

科技的发展就像人们踩在水轮上。竞争让人们加快水车的速度。然而,人们无目的地走在同一个地方,因为水车越来越高的转速只是人们和他们自己的借口。

下午的“科技与人民对话”论坛还讨论了硅谷经济复苏的前景、回国就业的心理准备、台湾和中国大陆的经济分析等问题。

《愿景》杂志主编高喜军博士和王李星女士分别担任论坛前后部的协调员。

100多人参加了研讨会。由于时间限制,研讨会以贵宾和观众挥之不去的兴奋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