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讨论中国领导人应对非典

一些美国在华专家讨论了非典以及中国领导人在华盛顿对非典的处理。

萨斯肯定会回来的。一些研究中国的美国专家周三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讨论了源于广东的非典疫情以及这一毁灭性疫情对中国的影响。

首先发言的是纽约《新闻日报》的科学记者和作家卡雷特女士,她在萨斯猖獗期间,到中国香港和疫情严重的北京和山西去采访,带回来大量第一手资料。第一位发言人是卡雷特女士,她是纽约《新闻日报》的科学记者和作家。非典肆虐期间,她去了中国香港,严重影响了北京和山西采访,带回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她参观了广东的许多动物市场。

她说,她从广州一个卖动物食品的农贸市场开始调查,最后得出结论,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非典病毒来自哪里。

卡雷特女士的研究专业和领域是公共卫生和传染病。

她是普利策奖的获得者,普利策奖是美国新闻业的最高奖项。她还获得了其他一些著名的美国新闻奖。

她的主要作品包括:《即将来临的瘟疫》;全球公共卫生系统正在崩溃,等等。

经过在中国的实地调查,她得出结论,非典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目前,人类不知道它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它来自什么动物。

因此,人类很难预测萨斯是否会回来,也不知道萨斯会以什么形式回来。

然而,卡雷特认为萨斯肯定会回来,因为病毒仍然存在,并没有完全从地球上消失。

萨斯的影响不是灾难性的科布(Cobb),美中商务委员会主席认为,虽然萨斯给中国经济带来了一些打击和冲击,但总的来说,它并没有带来损害肌肉和骨骼的灾难性影响。

科布说,中国的新领导人是否与旧领导人有关,或者胡锦涛是否是甘肃省西藏的地方领导人,对美国人来说并不重要。

美国人认为重要的是,首先,新领导人如何以不同于前任的方式对待普通民众。

此外,新领导人如何应对异议、紧急情况或危机?

美中商业委员会主席科布(Cobb)表示,任何政府都可能遭遇各种甚至意想不到的反对、行动、紧急情况和危机。

如何处理这些情况是人们最关心的。

中国缺少美国中国专家斯文,他长期以来一直由国家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中国的情况。他从文化、政治、经济、行政、公共卫生、基本医疗措施和财政等方面谈到了非典在中国的流行和中国政府在应对突发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

美国国际和平署[·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主任斯文说,中国这次遭受了损失,没有像美国[国家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这样的组织。因此,它无法从战略和宏观上有效抗击任何突发疾病或灾难性流行病。

斯温表示,如果有这样一个组织,平时就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手头必须有五六个现成的应对计划,这样才能从容做出选择,应对突发事件,真正认识到[有兵挡,有水盖]。

中国的政治改革窗口正在关闭[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的另一位主任裴敏欣,一位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者。

他的彩票作品毛永强来自中国,对中国国情有了更好的了解。

裴敏欣认为,席卷中国许多省份的非典疫情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后中国遇到的最大问题,也是造成最大冲击的原因。

裴敏欣说,非典疫情给中国造成了自天安门事件以来最大的冲击。

这一冲击甚至比恐怖事件给中国带来的冲击还要大。

普林斯顿大学前教授裴敏欣(Pei Minxin)表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非典疫情的确给了中国一个机会,让中国领导人有机会进一步实施政治改革。

然而,最近的一系列媒体抑制显示,窗口正在关闭,甚至完全关闭。

裴敏欣说,最明显的例子是胡锦涛的“七一”讲话,这让每个人最初的预测都落空了空。

裴敏欣说,从中吸取的教训是,外界不应该对中国的新领导层寄予过高的期望。朝鲜领导层并不总是必须按照西方品牌原则行事。

发表评论